不让被酒水溅到可是她头发她的衣裳却全部被酒

:...可不能够背,到时候即便是叶潇不杀自己,岳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! “那是谁?”叶潇冷哼道! “是……”曹万兴出现了片刻的犹豫,李秘书虽然是他的秘书,可是实际上一直都是林无情的人,现在自己要说出是林无情么? 一旦说出来,那会是什么后果? “砰!”这个时候,叶潇直接扣动了扳机,这一次打的却是曹万兴的左肩,就看到一道血泉喷出,曹万兴直接闷哼了一声,再也顾不得出卖林无情的后果,直接开口说道:“是林无情!” “林无情?你们早就计划好了?”叶潇眉头一挑,虽然他早猜到了很可能是林......
 
    上八章提要:...打开了瓶盖,就这么抱着酒瓶狠狠的喝了一口! “老子告诉你,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动手的女人,你很有种!就凭借着这一点,老子敬你一杯!”岳子秋一脸愤慨的说着,然后端起酒瓶,直接就朝黄玲瑶倒了下去,红色的红酒落下,全部倒在了黄玲瑶的脸上! 黄玲瑶心中悲痛,却根本没办法躲避,只能够紧紧的闭上眼睛,不让被酒水溅到,可是她头发,她的衣裳却全部被酒水打湿,一头湿法全部披在了脑后,露出了那张美轮美奂的脸庞,而晚礼裙却被全部打湿,紧紧的贴在身上,勾勒出了完美的身段,不断的刺激着岳子秋的神经! ......
 
    上九章提要:...可是自己和司徒皓月还有一桩婚约在,如今自己背着这桩婚约不理会,来到京都抢其他的女人,她不找麻烦已经不错了,现在还帮自己,这让他都有些诧异,更为重要的一点,花月妩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发自内心,竟然没有一点吃醋的态度,更是让叶潇感动不已! 就在叶潇感动的时候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叶潇掏出来一看,见到来电显示的时候,眉头却是微微一皱,竟然是黄玲瑶打来的?...
 
    上十章提要:...一小行说道! “呵呵,花总,不过是贵公司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,这有何不妥?其实我现在并不缺钱,所提出的这要求,无非也是想要知道花总的诚意而已!”公子铭并不看合同上的文字,实际上他早就料到了花月妩会有这样的反应! “公子,你应该知道,我不过是星宇娱乐公司的总裁,只负责公司的运营,对于公司的原始股份,却没有处理权,这件事我不能够做主!”花月妩挑了挑眉,却是语气和气的说道! “噢?这样啊,那倒是我没有考虑到的,既然这样,我也不为难花总,这个要求可以取消,可以换成另一个要求,这个要求,......
 
    下一章预览:...谓不大! 还有其他的公子哥,哪一个的父辈能量小了一点?只要能够和这些公子哥攀上关系,哪怕只做个情人,对于以后的发展而言,也会顺利很多! 可是现在这么几个现场最顶级的公子哥们就围绕着这样的一个女人,这怎不叫她们羡慕?怎不叫他们不妒忌? 因此,不管是正在跳舞的男男女女,还是在旁边闲聊的都会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那一桌! 可是欧阳倩倩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些,自从那天之后,她就失去了往日的活泼,心里的伤痛一时之间根本难以复原,也难以和谭笑笑恢复到从前的那种关系,甚至从那以后,都没有和谭......
 
    下二章预览:...眼,即便是宾利车的玻璃是咖啡色的,花月妩也觉得眼睛一晃,而正在开车的阿杰等人更是心头一颤,只看到一辆巨大的卡车自前方直接冲了过来,这是一条有着隔离带的公路,这辆车明显是逆向行驶,而且那灯光也开得如此刺眼,只要是个傻子都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好意! 可是那卡车开灯的时间实在是太晚,而且车速也是相当的快,当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,卡车已经直接撞在了第一辆车上! 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那辆黑色的奔驰车被撞得整个的立了起来,还没有完全的翻滚过来,卡车已经冲到了奔驰车的前面,直接抵在了奔驰车的车底,然后......
 
    下三章预览:... 而夏冬似乎也注意到了后方的一幕,当下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! “你是想要当众拒捕不成?”看来自己的同伴已经将后方的事情处理好了,在半个小时之内,这一代将呈现真空状态,半个小时的时间,杀死这所有的人,足够了! 随着夏冬的声音,其他的警察竟然一个个将枪口对准了叶潇等人! 看到那些冷冰冰的枪口,再看到夏冬脸上那一抹狰狞的笑容,以及后方一直都没有出现的车辆,甚至连另一边车道上也不见一辆车的影子,叶潇的嘴角微微的朝上扬了扬,然后迅速的浮现出一抹笑容,这笑容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灿......
 
    下四章预览:...嫣等人轻轻一碰,一口而尽! 喝着甜美的洋酒,吃着嫣姐和琳姐亲自做的菜肴,叶潇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宁,这才是他最想过的日子,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征战厮杀,就这么平平静静的陪着家人,喝喝酒,吃吃饭,看看电视,多么的温馨幸福,可是这样的一个小小的愿望,什么时候能够实现? “对了,叶潇,你爷爷打来电话了!”正吃着饭,慕容茗嫣忽然开口道! “啊?他说什么?”叶潇一愣,老头子要打电话怎么不直接打给自己? “他说让你今年春节有空的话回去一趟!”慕容茗嫣继续道! “回去?好吧,那要不......
 
    下五章预览:...什么心事?”就在这个时候,坐在叶潇旁边的司徒皓月看到叶潇一直愁眉苦脸的,当下开口笑道! 如今司徒南已经开始逐渐的将司徒家族的产业交给她搭理,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咄咄逼人的小女孩,而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成熟女性! “额,没事,就是好久没有回去了,心里有些激动!”叶潇摇了摇头,开玩笑,就算有事也不能够对你说啊,这要是说了,就算没事都会变得有事了! “呵呵,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巴蜀呢,听说那边的环境很好?”司徒皓月微微一笑,神情竟然很是温和! “还好吧?这些年来在......
 
    下六章预览:...反正只要他跟随自己到了派出所就好,这里人多眼杂的,不好对付,等到了派出所,难道他还能够飞出升天不成? 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司徒南一家人也给请到派出所才好,否则一会儿邱大少爷来了,怎么巧遇司徒皓月小姐呢? 又怎么伸出“仗义之手”将那小子捞出来呢? 司徒南看了看叶潇一眼,轻轻的点了点头,他自然不能够丢下叶潇不管! 朱所长又让其他的警察让出几部车来,将包括慕容茗嫣在内的所有人都载上,甚至连那些保镖也跟着上了车! 他们可是要贴身保护司徒南一家人的安全的呢!至于那些躺在地上的伤......
 
    下七章预览:...肃的说道! “滚!”叶潇大怒,还以为会有什么高招呢,原来就是这破烂招式,就在两兄弟打打闹闹的时候,越野战车总算驶进了老头子所居住的小山村! 说这里是一个小山村,还真的是一个小山村,当越野车驶过山坳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沟,甚至这些车辆还不能够开进小山沟,只能够停在一个巨大的平坝上,下车后还需要步行一段距离! 叶潇和紫漠同时从越野战车上跳了下来,而后面的车队也先后打开了车门,司徒南,张牧阅,慕容茗嫣,司徒皓月先后下了车! “伯父,伯母,这前面不能......
 
    下八章预览:...那套裙子的时候,耳边响起了极不和谐的手机铃声,这一刻的叶潇甚至有一种将马蒂?库珀抛坟鞭尸的冲动,要不是这王八蛋发明了手机,这时候怎会有人打搅? 不过尽管心中愤怒不已,叶潇还是接起了电话,他知道,若是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,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的! “叶潇,你现在在哪儿?快点回京都,萧峰出事了!”电话刚刚接通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萧菲儿焦急的声音,一听到这样的一句话,叶潇刷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…… 萧峰出事了?那家伙能出什么事情?...
 
    下九章预览:...岁的人了,就好似一个小孩子一样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老首长的面前,那样子,就好似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! 可是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事情是不能错的,一旦错了,那将再也没有办法改正,老首长的眼中隐隐有着泪花在闪动,轻轻的朝后招了招手,戴着银黑色面具的灵帝自房间中走看出来…… 李雄峰的眼神一阵涣散,他知道,自己完了,李家,也完了……...
 
    下十章预览:... 刚才在外面还威风凛凛的泰格立马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安静下来,恭恭敬敬的推开铁门,走了进去! 在外面看,这房间不过和一般的牢房差不多,铁门,铁墙,铁窗,可是推开之后,却发现这竟然是一间豪华程度不属于总统套房的房间! 房间很大,足足有着上百平方米,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周围的墙壁也装上了那种华丽的墙布,看上去温暖了很多,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圆形床铺,下面铺着厚厚的雪白皮毛,一名身材绝美,却穿着纱裙的绝美女子正趴在床上! 泰格不敢朝那女子望一眼,他只是谦顺的低着头,来到了床铺......
 
    本章提要    【全文字阅读.】尽管心中愤怒不已,不过安倍半藏还是第一时间跟随自己的师姐走出了房间,他可不想给别人背这样的一个黑锅!
 
    两人迅速的离开了千禧大酒店,甚至不是走的正门,而是从后门离开的,穿过了一条小巷,来到了另一个巷子,只要穿过了这条巷子,就可以上了大路,到时候再打个的士,可是一道人影却是拦住了他们的去路!
 
    那是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汉,手里拧着一根两米来场的黑色铁棍,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正慢悠悠的抽着!
 
    “卡奴?”看到这名巨汉,安倍半藏的眼中蹦出了两团火花,那是愤怒的火花,当初自己的师尊可是被包括他在内的人围攻才致死,这个黑暗世界的败类,竟然为了活命投靠了本该被杀的目标人物!
 
    “亚哈,还真没有想到你竟然也认识我,看来我的名气不错嘛!”卡奴大嘴一咧,露出了两排泛黄的牙齿!
 
    “你这个杀手界的败类,我今日就要杀了你,为师尊报仇!”安倍半藏怒吼一声,身影已经快速的朝着卡奴冲了过去!
 
    而一旁的松岛枫子却压根没有帮他的意思,身影一闪,已经跃上了一块墙壁,冲进了一个小屋子里,竟然全速的离开现场,这样的一幕直让卡奴一阵惊讶,他们不是师姐弟么?怎么她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弟弟的死活?还是说对自己师弟有着十足的信心?
 
    心中虽然惊骇,不过面对疾驰而来的安倍半藏,卡奴还是不敢大意,怎么说对方都是宫本武藏的弟子,能够被宫本武藏这样的变态收为弟子的人,怎可能简单?
 
    没有任何的犹豫,手中的玄铁棍已经出现在手中,抡起来就朝直扑而来的安倍半藏扫去,这玄铁棍起码有好几百斤,如今被卡奴这么挥舞起来,在空中发出了呼呼的风声,看这架势,不要是是一个人,就算是一块岩石,也会被砸得粉碎!
 
    面对如此蛮横的一棍,安倍半藏竟然没有拔刀,而是一手握着刀柄,一手持着刀鞘,直接横在了胸前,护住了自己的身体!
 
    他竟然没有躲避?卡奴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,然后那铁棍已经狠狠的扫在了安倍半藏的刀鞘之上,安倍半藏只感觉自己的双臂一痛,巨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将他砸得倒飞出去!
 
    卡奴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,就要继续上前再给他来一棍,却发现安倍半藏的身体刚刚落地就是一个后空翻,也跃上了一处民宅,直接就跳了下去!
 
    “我草,他竟然逃了?”看到这样的一模,卡奴目瞪口呆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安倍半藏竟然说都不说,直接逃走?或者说,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战,早就打算离开?对自己发起进攻不过是一个幌子?
 
    不过看到安倍半藏离去的方向,卡奴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七百六十六章 棋子的命运还是棋子
 
    品书网
 
    小心?小心什么?安倍半藏惊愣之间,叶潇的身影已经瞬间来到了自己的身前,安倍半藏的眼皮一阵狂跳,这家伙的速度怎可能这么快?
 
    可是安倍半藏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一只手刚刚搭在刀柄上,刚刚将武士刀拔出一寸,叶潇的一只手已经拍在了刀柄上,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刀身拍进了刀鞘,不仅如此,叶潇的一拳已经闪电般的挥了过来!
 
    心中惊骇的同时,安倍半藏已经顾不得拔刀了,他的身体急速的朝后退去,他必须拉开距离才能够再一次拔刀!
 
    四重寸劲骤然爆发来,然后就好似拧小鸡一样,直接就朝出租车的后视窗砸去!
 
    然后叶潇好似扔死狗一样将安倍半藏扔在了地上,这才慢悠悠的说道:“现在,你可以说了吧?”
 
    他们不是没有收集过叶潇的资料,特别是关于他和自己师尊的打斗情况,是反复的研究了很久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叶潇的实力还不如宫本武藏,最多比安倍半藏高一点点而已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以安倍半藏的实力就算不敌,但至少能够坚持很长一段时间,那么松岛枫子只需要抓住一个机会,就可以将其击杀,为自己i的师尊报仇,到时候再趁着混乱的时候冲出去,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叶潇的速度竟然这样的快!
 
    这也太可怕了吧?这样的实力,已经和自己的师尊相差不大了,甚至可以单独对抗自己的师尊了,可是这才多久的时间啊?他的进步竟然这么快?
 
    “李梦麒?李家的李梦麒?”叶潇的眉头一皱,竟然真的和他有关系!
 
    “就没有其他人了?”叶潇继续开口问道!
子再一次惊呼道,这样的一幕让她着实难以相信,毕竟,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找叶潇报仇的啊!
 
    看到还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