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几名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保安硬是没有一个敢阻

二章预览:...捕,进入了地下世界,前些年的时候一直在东南亚活动,曾经创下了连续四十九天解剖四十九个婴儿的记录,更是在地下世界创下了偌大的名头,最经典的一战自然是挑战天榜第一的高手修罗,最后被修罗一刀伤了面容,但他却逃脱了修罗的追杀,成为了修罗手下的唯一一个活人! 后来就一直失踪不见,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投靠了大胡子! 这样的一个家伙可是被华夏国列为第一通缉对象,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冠冕堂皇的闯了进来! 到底什么原因让他再一次回到了华西过,到底是谁引来了大胡子? 自己和大胡子之间并没......
 
    下三章预览:...是占古休全速逃离的原因,真正的原因是他已经受到了重创,若是全盛时期,即便是叶潇已经达到了寸爆,即便是知道暗处隐藏着一名狙击手,他也不会这样狼狈的逃窜! 两个高手过招,即便是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枪法再准,也会有所顾忌,他依旧有着信心击杀叶潇,可是现在,自己一个不慎就受到了这等严重的伤势,不说那个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,即便是叶潇也足以要掉自己的性命! 占古休可不想第一次回到华夏国就命丧当场,还有那么多美女等着他去宠爱,还有那么多具美妙的身躯等着他去一一剔除,他不能够这么就死掉! 看到......
 
    下四章预览:...他可是听说过的,那可是静海市数一数二的地产大亨,甚至整个南方,司徒家在地产业的影响力都极其惊人,可是这里毕竟是蓉城,司徒家在这边的产业可不算多,他只是好奇,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司徒家的女婿? “邱少,我听说他们这一次本来是订了四个头等舱的,只不过后来那个司徒皓月执意要和叶潇坐在一起,你说会不会是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大的背景?只是获得了司徒皓月的喜欢?”看到邱帅皱眉的样子,男子小心翼翼的提醒道! 邱帅顿时恍然大悟,是啊,若是那小子真的有着了不得的背景,怎么会去做经济舱?看样子明显是司徒皓月......
 
    下五章预览:...能告诉他不要离叶潇太近,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前程可都是捏在了这位邱少的身上,他也根本无从选择! 况且这些事情又不需要自己亲自出面,能有什么危险? “不错,不错,张旭,你这主意不错,朱所长,那就有劳了!”听到张旭的建议,邱帅的眼睛也是为之一亮,这样一来,事情岂不是同样回到了原点! 而且朱所长刚才也说了,指不定那小子以前只是司徒皓月的保镖,只是因为一直保护司徒皓月,这才对其产生了好感,对于那些富家千金来说,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,不过也很少有富家千金会一直深爱着这些保镖的,说到底,保镖终......
 
    下六章预览:...恐后的想要被慕容茗嫣抱抱,可是叶潇的身体可没紫漠的魁梧,长长被挤到一边去,而紫漠的身体又因为太过的魁梧,慕容茗嫣也抱不起来,因此长长是两人都没有被抱! “你小子有意见不是?”紫漠也是哈哈大笑,就这么迎了上去! “当然有意见了,看拳!”叶潇笑骂着,人已经来到了紫漠的跟前,然后直接一拳砸了过去! 紫漠也是满脸笑容,同样一拳的砸了过去,看他们的样子,那是见到最亲人的样子,可是他们出拳的速度却是极快,甚至空气中都发出了拳头破空的声音,那股惊天的气势,即便是邱帅这些完全不懂的格斗之术的......
 
    下七章预览:...,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人呢? “唔,还是算了吧!”看到叶天龙开始亮起了胳膊,叶潇摇了摇头,小时候他每次和村里的小孩打架,叶天龙都会揍他一顿,早留下了阴影,他可不想和叶天龙动手! 作为孙子的,哪儿有对自己也要动手的道理?真的要比划,还不是自己挨打的份? “我只是接到一个朋友的邀请,要我去趟非洲,后天就要出门,这才着急将你和皓月的婚事办了,你以为老头子我真的会有什么事情?”看到叶潇眼中的疑惑之色并没有散去,叶天龙开口解释了一句! “去非洲?”叶潇一愣,您都这么大年龄了,还跑那么......
 
    下八章预览:...不过很快,就被惊骇所代替,占古休竟然抓走了萧峰,只留下了李诗琴,他抓走萧峰做什么?而且他这是要把萧峰带到哪儿去? 当然,这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问题是,萧峰不在了,他们怎么跟叶潇交代? 就在这个时候,秘书再一次走了进来,显然他已经确认了李梦麟是否被抓的消息,看着脸色不太好看的李雄峰,秘书还是将发生在天邱俱乐部的事情说了一遍,一听到叶潇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走李梦麟,李雄峰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这个叶潇,他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等事情,这对李家来说,可是**裸的侮辱啊! “给我接......
 
    下九章预览:...了,还要让占古休后悔,让大胡子后悔! 天,越发的晴朗,春天的气息已经逐渐的浸透北方大陆,而离那一场震撼地下势力的暴风盛会也是越来越近! 一队开往西伯利亚极北之地,暴风森林的越野车上,浑身包裹在一件熊皮大衣中的叶潇默默的望向了前方,那里,一片雪白,那是雪的世界……...
 
    下十章预览:...做的事情,全部转头望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,大胡子可是暴风盛会的举办人,这里可是他的主场,再加上他本来的强势,来到这里的人谁敢真正的招惹? 要是这个时候完全无视大胡子,那可是彻底的得罪了他啊,即便是介于暴风盛会的宗旨他不能够在这里动手,可是一旦离开钢铁城堡之后,要出了什么事情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,要知道,以这里为中心,方圆数百里,都是他的地盘呢,要是真的得罪了他,谁能够安然的逃过这数百里的追杀? 然而,当第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,很简单,走在第一......
 
    本章提要    【.】叶潇心中大怒,冰冷的肃杀之气全面的爆发出来,身子骤然朝前踏出一步,顺手操起桌上的酒瓶,当头就朝冷冽的脑袋砸去!
 
    “当啷!”一声脆响,酒瓶瞬间碎裂,冷冽的脑袋顿时就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鲜血喷洒出来,而他的脸上更是写满了惊骇,这家伙竟然敢在这里动手?现在他已经被逐出了龙族,他什么都不是了,他竟然还敢在这里动手?他真当他是谁?
 
    就在冷冽还在惊骇的时候,叶潇已经抓着半截酒瓶,一把扎进了冷冽的小腹,然后冷冷说道:“我可不是狗,狗只会咬人,而我会杀人!”说完之后,叶潇已经一把抽出了半截酒瓶,而冷冽的身体也缓缓地倒了下去,眼中充满了惊惧,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!
 
    他不仅在这里动手了,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捅了自己一下?他竟然真的要杀自己?难道他真的已经疯了吗?
 
    看到缓缓倒下的冷冽,现场的所有人早已经一片惊愣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,一个个脑海中只闪过这样的念头,这哥们儿也太牛了吧?竟然就这么一酒瓶给京都市长的公子砸了过去,现在更是直接捅了进去,他真的要杀人么?
 
    至于李梦麒,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缓缓倒下的冷冽,他同样不明白,已经失去了后台靠山的叶潇怎可能还这样的狂妄?
 
    当初上官飞忽然拜叶潇为师,很多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,直到叶潇的身份公布之后,他们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敢情上官飞早已经知道了叶潇的身份,很多人都误以为上官飞是因为知道了叶潇的身份,这才拜他为师!
 
    可是如今,叶潇已经被龙族驱除了,他已经失去了最大的靠山,即便是上官飞也不一定理他,他还拿什么这么猖狂?退一万步说,就算上官飞真的还记住他们之间的情谊,上官家的老头子会为了一个毫无背景的人再次和京都市市长交恶?
 
   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,对于那些老资格的政客来说,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做的!
 
    如此一来,叶潇拿什么去嚣张,拿什么去猖狂?
 
    李梦麒不解,他已经被叶潇的做法弄得失去了思考,至于一旁的欧阳倩倩,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叶潇,这倒不是因为知道了叶潇被驱逐出了龙族,而是她根本没有想到叶潇会这么迅速的动手!
 
    刚刚认识叶潇的时候,叶潇英俊,潇洒,是她心目中的偶像,后来她发现叶潇不仅英俊潇洒,而且实力极强,骨子里更是骄傲到极点,那时候的他虽然也会动手揍人,更会动手杀人,可很多时候都是被逼无奈,像这么一次就因为对方辱骂了一句话就直接动手的,绝对是她所知道的仅有一次!
 
    她忽然觉得叶潇变了,如果说以前的叶潇是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七百七十章 玫瑰客栈
 
    “咔嚓!”一声,李梦麒的鼻梁骨直接被砸得粉碎,鲜红的血液再一次喷洒出来,强烈的疼痛直让李梦麒脑袋一阵炫目,当下白眼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!
 
    “将他带走!”将李梦麒好似死狗一样扔在了地上,叶潇朝着谢辰说道!
 
    谢辰也不多说什么,一手拿着沙漠之鹰,一手拧起李梦麒,就朝外面走去,那几名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保安,硬是没有一个敢阻拦!
 
    “你醉了,我送你回家!”这个时候,叶潇才转身向早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的欧阳倩倩说道,他的声音温和,充满了磁性,哪里有一点刚才的残暴和血腥!
 
    看到叶潇那双深情的眸子,听到他那柔和的声音,即便是还有些清醒的欧阳倩倩也彻底的迷醉了,竟然不看倒在血泊之中的冷冽一眼,轻轻的点了点头!
 
    叶潇嘴角微微上扬,浮现出了一抹微笑,上前一手牵住欧阳倩倩的小手,一手搂住她的细腰,就这么朝着外面走去,不管是那些保安也好,还是跟随在冷冽身边的几名公子哥,没有一个敢多说什么!
 
    不知道多少次在睡梦中梦见了这样的一幕,这一次的自己是梦么?也许是吧?已经有些迷离的欧阳倩倩早已经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梦,还是现实,即便是梦,那就让这梦久一些,不要醒来吧,也只有在梦中,她才能够尽情的躺在叶潇的怀中,而不用去想谭笑笑,不是么?
 
    只有在梦中悄悄的占有叶潇,自己才不会觉得对不起谭笑笑,不是么?
 
    龙耀会的前身是飞车党,凡是加入龙耀会的成员,可以不会打架,却不能不懂车,谢辰虽然加入龙耀会较晚,但跟随着叶玉白这个飙车狂人一段时间,车技早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宝马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!
 
    “叶潇,我不想回家!”这个时候,坐在后座的欧阳倩倩忽然开口说道!
 
    既然这是一场梦,那就不要将自己送回家吧,她怕一到家里,这场梦就会醒来,她只想着这个梦不要醒来的好!
 
    “那你想去哪儿?”看到眼神迷醉的欧阳倩倩,叶潇的心里说不出的疼爱,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怜惜,与同情无关,与愧疚无关,直到这一刻,叶潇已经彻底的明白,他的心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,真的住进了这个外表柔弱,性格却极其倔强的女孩!
 
    “去玫瑰客栈,好不好?”欧阳倩倩的嘴里轻轻的吐出了这一句话,声音若蚊声,很是细小,可是却清晰的传进了叶潇的耳朵里,而她的脸上,也泛起了道道羞涩的红晕!
 
    不过她那双迷离的眸子却充满了期待!
 
    玫瑰客栈,那是离经贸大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